《红色海洋》精校:第一章 深渊

精校了《红色海洋》的第一章,其中第一至八节以前曾发过,但考虑到时间太过久远,并且space迁移过来的post排版都很烂,故一并都放出来好了。

 


 

致最正宗的海

第一部 我们的现在

第一章 深渊

一、母亲

我出生在海底深渊,这里生活着人类的族群。

其时,这水世界已无处不是红色。深深浅浅的水层都一片焰火般亮丽。无计其数的海生细菌、底栖生物、浮游生物和游泳生物,于一夜间获得了发光的本领,而亿万张来历不明的赤色金属碎片,也孢子般闪闪飞舞,使无边无际的汪洋在亘古未有的高温中沸腾。

人们把大海叫做原汤。此刻,这原汤中的一切事物就这样熊熊燃烧着。除了这摧毁形体、感官和岁月的大火,便是那难以言说的千钧压力。它作用在水栖人柔弱而单薄的身躯上,使我们感知到生存的不易。

我出生后看见的第一样东西,是妈妈年轻而华美的赤裸身体。这使我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印象:海洋本身的性别,其实就是女性。

由于分娩的缘故,妈妈粉红色的皮肤上呈现了大串明亮的黑斑,漫渗出一层层浓郁的黄色液体,这样便把大量的多余盐分排出到体外。

妈妈在嘘嘘叫唤,把痛苦和喜悦通过低频声波在浩淼的大洋中传送。不一会儿,周围有了动静。

游来了几个年老的男人。他们把盖龟一般的丑陋头颅探进洞穴,看见是女人在生育,便趣味索然地游到了远处。妈妈难过地闭上了眼睛。

但是,过了一会儿,一个男人又偷偷摸摸地折了回来。

他背负着一副用温鲸坚韧皮囊制成的口袋。妈妈的眼睛又懒慵地睁开了,犹豫地放出微弱的亮光。男人略显慌张地用海藤把口袋系在女人身旁的礁石上,便害羞地游走了。

这时,妈妈失魂落魄地看着他的背影,猜想他就是我的父亲。她记得她和他之间仿佛发生过什么事情。

但是,确切是不是有过那种事情,她也委实不敢肯定。在深海里,因为水压的缘故,大多数人类成员忘性很大,只能记起不久前的事情。

妈妈的存在给男人带来了另一种压力。她诱引他们,让他们手足无措,与他们重复同样一种行为。因此,说到底,谁是我的父亲都无所谓,也没有意义。

男人们仅在这一段时间里呆在深渊,做女人的性伴侣和庇护者。不久,他们就会成群结队地浮游到另外的海域,去寻找新的食物和别的女人。

在人类生存的这个炽热而闪烁的世界里,一切过程都分外的短暂。大概与女性相处就是如此的吧?这是我即将面对的现实。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Advertisements

《红色海洋》序

话说很久以前断断续续扫描上传过《红色海洋》前几节(第一、二节第三、四节第五、六节第七、八节),后来好像书就弄丢了。08年6月post了一篇,询问书在谁那里没有回应,4年后的今天在得知该书已绝版后我彻底绝望了。

为了纪念曾经拥有又被我抛弃的《红色海洋》,我决定为其网络传播做出一点贡献:精校电子版。基于扫描OCR版,参考pdf版本进行校对,今天放出五年前漏掉的序言。

 

 


 

红色海洋

文/韩松

序言

文/吴岩

经历了整整两周逐字逐句的阅读,我终于看完了韩松最新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红色海洋》。走出门外,夕阳中的布里斯班河水正在宁静地流淌。昆士兰理工大学那些不同肤色、不同国籍、不同职业、不同年龄和性别的学生,昼夜不间断地在大街上急速地穿行。早已开门营业的酒吧里,电视画面全是雅典奥运会开幕式的实况,那些充满何拉(希腊)色彩的游行让人叹为观止。间或,在运动会和广告的间歇,澳大利亚第7频道的新闻栏目一闪即逝,从这个不到10秒钟的画面你能知道,即便在奥运盛世期间,联军的坦克也依然没有松懈地在纳杰夫的大街小巷中寻找那些抵抗“民主伊拉克”的武装分子……

我忽然产生了一系列奇异的遐想。

我问自己:如果阿诺德·汤恩比仍然活在世上,并且他可以熟练地阅读中文,那么在阅读了这本充满历史含义的《红色海洋》手稿之后,是否会在他著名的“压力与反抗”理论之外,找到更新的史学原理呢?

如果米歇尔·福科没有因为艾滋病去世,在阅读了这部作品之后,又会作何感想?他是否会为自己提出的“权力无处不在”的理论而在坟墓中感到更加放心了呢?

如果爱德华·赛义德也没有癌症扩散而故去,在阅读了《红色海洋》之后,是否会给自己的《东方学》和《文化帝国主义》理论,增加更多中华文明的佐证呢?

我更在想,如果俄国文学评论家别林斯基或者法国出版家黑泽尔至今还活着,并且还保持着他们那种青春般敏锐的眼光,在读过《红色海洋》之后,是否也会像阅读过托斯妥耶夫斯基或者凡尔纳的小说后那样“彻夜不眠”和“奔走相告”呢?

……

所有这些遐想,将永远没有答案。因为,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时间的铅幕阻挡了一切。惟有少数天才的目光,才能穿越时间和历史。

而韩松,恰巧是具有这种穿越历史视觉的人中的一个。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当我们谈论逝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先转一篇豆瓣老文:

 


 

 

真相    

2011-10-27 19:23:27    

 

 

 

初中时有个女同学被人害了,先奸后杀,裸露的尸体绑在路边的树杆上。这件事震惊了整个市,上了电视,上了报纸,最终成为一个著名的事件。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あの日見た花の名前を僕達はまだ知らない>のエンディングテーマ

secret base~君がくれたもの~ (10 years after Ver.)

作詞:町田紀彦/作曲:町田紀彦/編曲:YUPA/
歌:本間芽衣子(茅野愛衣),安城鳴子(戸松遥),鶴見知利子(早見沙織)

君と夏の終わり 将来の夢 大きな希望 忘れない
10年後の8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 信じて
最高の思い出を…

 

出会いは ふっとした 瞬間 帰り道の交差点で
声をかけてくれたね 「一緒に帰ろう」
僕は 照れくさそうに カバンで顔を隠しながら
本当は とても とても 嬉しかったよ

あぁ 花火が夜空 きれいに咲いて ちょっとセツナク
あぁ 風が時間とともに 流れる

嬉しくって 楽しくって 冒険も いろいろしたね
二人の 秘密の 基地の中

君と夏の終わり 将来の夢 大きな希望 忘れない
10年後の8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 信じて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ありがとう」
叫んでいたこと 知っていたよ
涙をこらえて 笑顔でさよ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最高の思い出を…

あぁ 夏休みも あと少しで 終わっちゃうから
あぁ 太陽と月 仲良くして

悲しくって 寂しくって 喧嘩も いろいろしたね
二人の 秘密の 基地の中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ありがとう」
叫んでいたこと 知っていたよ
涙をこらえて 笑顔でさよ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最高の思い出を…

 

突然の 転校で どうしようもなく
手紙 書くよ 電話もするよ 忘れないでね 僕のことを
いつまでも 二人の 基地の中

君と夏の終わり ずっと話して 夕日を見てから星を眺め
君の頬を 流れた涙は ずっと忘れない
君が最後まで 大きく手を振ってくれたこと きっと忘れない
だから こうして 夢の中で ずっと永遠に…

君と夏の終わり 将来の夢 大きな希望 忘れない
10年後の8月 また出会えるのを 信じて
君が最後まで 心から 「ありがとう」
叫んでいたこと 知っていたよ
涙をこらえて 笑顔でさよなら せつないよね
最高の思い出を… 最高の思い出を…

 

http://min.us/mPoQxrSSp#1e


Iced Lemon Coke is the best thing ever invented, ever!

P1010458

I love it!

Sure it will not be good for my teeth. To eliminate my guilty feeling, I just went to Kowloon Tong to buy an electric toothbrush.

P1010456

P1010459

Cool enough eh?


Workspace and Coffee Corner:

P1010452

Omics!

P1010450


关于动车组追尾的一点思考

下面一段是据称铁路系统对此次事故发生前相关车辆及区段的记录:

2011年7月23日20:31分,杭深线永嘉至温州南区间下行线K583+00处发生D301次与前行D3115次追尾事故,造成D3115次第15、16位脱轨,D301次第1至4位脱轨(其中1至2位坠落桥下)。

一、调度作业过程

2011年7月23日19:34分,温州南反映D3212次4道开车时跳出站信号,调度询问司机有没有动车,在确定司机没有动车后取消进路重新开放信号。

19:36分,因温州南站4道出站信号无法开放,调度布置温州南站转为非常站控。

19:44分,调度接温州南站报告:车站联锁显示下行三接近红光带,车站CTC界面无显示。D3212次4道开车后,调度布置车站转回分散自律。

19:45分,温州南站报告与永嘉、瓯海站接近、离去区段显示红光带。

19:53分,调度布置温州南站转入非常站控,19:55分布置瓯海转入非常站控。

20:01分、20:07分调度联系温州南站工务到位没有,车站汇报未到位。

20:14分,调度布置D3115次永嘉站开车,通知司机区间遇红灯后转目视模式20km/h运行。

20:20分,温州南站反映下行四接近红光带闪烁,与瓯海区间无红光带。

20:24分,D301次永嘉站开车。

20:26分,调度联系温州南站,车站反映D3115次已三接近,CTC系统区间红光带已消失。

20:31分,D3115次司机反映:车厢内旅客按紧急制动停车,接触网停电。

20:37分,调度布置温州南站联系D301次司机降弓。

20:39分,调度接温州南站报告:D3115次司机反映尾部车辆脱轨,有半截车厢吊在桥上。

二、车站作业过程

(一)列车运行情况:

1.永嘉站:D3115次3道19:51到(办客),20:15开;

D301次Ⅰ道20:12停,20:24开。

2.温州南:D3212次19:36开。

(二)运统-46登销记情况:

1.永嘉站:无登记。

2.温州南站:19:39分登记永嘉-温州南下行线三接近轨道电路出现红光带并通知工、电务,工务于20:30分销记,电务未销记。

(三)车站转入非常站控有关情况

19:54分左右永嘉站接调度通知模式需转为非常站控,永嘉站于19:55分转入非常站控。

20:12分调度员通知永嘉站D3115次开车,永嘉站20:13分与温州南站办理D3115次预告,D3115次20:15开。

20:22分调度员通知永嘉站D301次开车,永嘉站20:24分与温州南站办理D301次预告,D301次20:24开。

因D3115次区间运行时间长,温州南站联系D3115次司机,司机回答区间信号不稳定;

据永嘉车站值班员、温州南站车站值班员反映:20:06分,永嘉车站值班员车机联控呼叫D301次司机,“车站已转非常站控”;在D301次距D3115次6—7个闭塞分区时,温州南站车站值班员车机联控呼叫D301次司机,“D3115次在区间,注意运行。”D301次司机应答知道。

 屏幕快照 2011-07-25 上午7.47.40

看了一遍全部的记录,发现其中有一些比较微妙的地方:

20点31分时D3115次司机报告说的“旅客按紧急制动停车”和“接触网停电”这两件事到底是什么关系?

网上很多人解读为“箱内旅客按紧急制动停车”导致“接触网停电”。这种说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另一解释是“雷击导致停车”。且不说雷击车厢是否会导致停车(应当是不会故障),当时接触网一定是供电充足的,否则无法解释同向的D301次仍然正常行驶直至追尾的事实。

其实只能够确定的只有两个事实:“紧急制动停车”和“停车后列车失去动力”。这两者的直接导致了D3115次司机的报告。导致“紧急制动”和“失去动力”的原因可能不同,也可能有相关性,但具体情况不明。例如,一种比较可能的解释:列车由于某些原因(可能是雷击或是人为按动紧急制动按钮)导致紧急制动停车,停车后碰巧遭遇接触网临时停电或是碰巧处于分相无电区,导致失去动力。

屏幕快照 2011-07-25 上午7.47.22

D3115次列车在停车后到底如何了?

这个只能问司机了。

我的猜测如下:D3115次列车司机发现(由于种种原因)无法继续前行后,按规程当“降弓、就地制动、禁止退行、通知两端站或调度员并等待指示”。可以看到司机已经于20点31分“反映”情况,但是相应的指示到底有没有到?

屏幕快照 2011-07-25 上午7.46.45

关于原文两次出现的D3115次列车司机之“反映”,其中前一次没有宾语。到底是“反映”给温州南站还是调度?

按情况既然当时处于非常站控的状态,且参考后一次即追尾后是司机->温州南->调度的信息流动方式来看,应当是D3115次列车司机将制动停车的状况通知了温州南站。这个情况肯定已经上报给调度,但是调度还没有来得及针对D3115次停车做出任何指示就发现了更加严重的问题:D301次列车正在同向驶去,而之前出现红光带时为了让D3115次列车以手动操作继续前行,CTC系统在该区间部分或全部不起作用,这也就意味着D301次的自动制动不会起作用,进而导致追尾!调度于是转而通知温州南让其告知D301“降弓”停车。这也是为什么D3115次列车从紧急制动直到被追尾仍然没有得到调度指示的原因——调度压根没忙活过来!

屏幕快照 2011-07-25 上午7.46.21

很多人很关注这个问题:从31分D3115报告停车到37分调度通知D301次降弓之间隔了整整6分钟,为什么调度如此低效?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涉及到一些关键时刻的确定(这个一会再说)。首先,我们必须看到,出现红光带后若按照自动闭塞系统的控制会出现全线停车。调度为了保证通车,绕开自动控制,永嘉、温州南、瓯海站进入非常站控模式,也就是人工操作。这种情况下列车司机与区间两端接近方向车站无线电联系,车站再与调度有线电联系,而且都是人工告知的方式传递信息的,俗称打电话。一个情况从动车司机传到调度再传回动车司机至少要打4个“电话”。至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调度如此低效了。

梳理一下20:31到20:39的信息流动:

“D3115次已经紧急制动并停止”    D3115司机–>温州南(20:31)–>调度(?)
“D3115次已经紧急制动并停止”+“D301次仍在正常行驶”=“通知D301次列车减速停车”@调度
“通知D301次列车减速停车”    调度–>温州南站(20:37)(–>D301司机)

注意,从原文中看不出温州南站是否成功将消息告诉D301次列车——我们甚至不知道此时是否已经发生追尾碰撞。

追尾事故发生(<<20:39)
D3115次列车司机出仓确认
“尾部车厢脱轨,有半截车厢吊在桥上”    司机–>温州南站(<20:39)–>调度(20:39)。

8分钟内打了6个“电话”,挺高效的了==。。。

屏幕快照 2011-07-25 上午7.47.56

一些关键的时间点估计

*.闭塞分区长度的估计

因为和设计时速有关,每段分区长度都不尽相同,不过可以做一些粗略的计算。以央视新闻中所播报的“紧急制动时250km/hr列车可55s内停止”的报道来看,轮轨摩擦提供的持续加速度约为0.76m/s^2,故而刹车距离约为1200m,考虑到车身长度,每个闭塞分区大约为1.7km(希望不要错得太离谱,阿门)。

屏幕快照 2011-07-25 上午7.48.29

1. D3115次列车开始降速运行的时间

根据记录,19:44温州南站“下行三接近红光带”,19:45温州南站“永嘉、瓯海站接近、离去区段显示红光带”。这里下行应该是出事的单号列车行驶方向,即永嘉–>温州南–>瓯海的方向。也就是说从19点44分开始永嘉至温州南的区间内靠近温州南的三个分区(即“下行三接近”)出现红光带。由于各种原因,调度指示D3114次列车于20:14从永嘉站驶出,并在“遇红灯后转目视模式20km/hr运行”。20:20温州南发现“下行四接近红光带闪烁”。再到20:26时,D3115次已经三接近了,此时必然已经以20km/hr运行了一段时间。逆推回去6分钟,即便以20km/hr的速度运行,20:20时还未到达四接近,则列车必然是在20:20后到达四接近,进而降速运行的时间大约在距温州南6.8km处,仍然从20:26分逆推,大约是5分钟以前,即20:21左右。而从永嘉站至温州南下行四接近的平均时速约为160km/hr。

2. D301次列车收到温州南“3115次在区间,注意运行”的时间

D301次列车是20:24发车的,而此时D3115次列车已经四接近并降速运行至距温州南不到6km处,距离其最终停车的事发地仅有约1km距离,而温州南站发出“3115次在区间,注意运行”的指令时“D301次距D3115次约6-7个闭塞分区”,大约是距温州南17km的地方,而通过卫星图测算永嘉站至温州南站的铁路总距离约为22.5km,故那时D301次列车距永嘉站约5.5km,算上加速时间只需不到4分钟即可到达该处,故收到“3115次在区间,注意运行”的时间大约为20:28分。而此时D3115次列车很可能已经紧急停车了。

屏幕快照 2011-07-25 上午8.57.33

3. D3115次列车紧急制动至完全停下的时间

在20km/s的低速运行状态下,按照0.76m/s^2的极限加速度制动至完全停止只需7.3秒,刹车距离仅为20m左右。D3115次列车为CRH1B型列车,全长426.3m。考虑到列车车长后计算其紧急制动开始直至停止的时间,约为20:28分。

4. 追尾事故发生的地点

20110724170705_o08

根据事故后现场照片中参照物与卫星图对比,最终测算出事故地点(以撞击地点计算)距温州南站约4.9km。

屏幕快照 2011-07-25 上午8.48.12

5. 追尾事故发生的时间

根据先前的估算,D301次列车在20:28分D3115次列车紧急制动停车时大约驶出永嘉站5.5km,并已完成加速。接下来的路程按平均时速180km来计算,则最快两车于20:32分相撞。考虑到D301次列车司机在目测发现障碍后启动了紧急制动,或许稍微延迟事故发生的时间,但不会超过10秒钟。而此计算与当地消防部门通报的事故时间20:34基本吻合。

屏幕快照 2011-07-25 上午4.12.38

话说我下次真不敢买一等座/商务座/VIP座了。。


好吧我承认我爱上PD的Coherence了。。

屏幕快照 2011-07-02 上午02.18.38

完美的Coherence啊。。进度条可以发送到Dock。。系统区域也被整合到菜单栏。。

屏幕快照 2011-07-02 上午02.18.56

支持四指划动等手势。

屏幕快照 2011-07-02 上午02.19.16

清出桌面的动画抓取。。

还支持直接Windows App与Mac App之间相互拖动文件的交互。。太牛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