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

今天同事结婚,发来喜糖。拆包后发现,其中有一块很眼熟的棉花糖。

徐福记的棉花糖。

突然记起了初一的那一次班会,“棉花糖班会”。

丁丁让大家每个人都写一个感想。每个人都写了好多,貌似陈静雯写了什么有意思的,还在班上读。具体的却一篇也记不清了。我什么也没写,因为当时我觉得我什么感触也没有。每每想起总觉得很难受,我真的什么感触都没有?答案是,的确没有。这也正是为什么我每每想起都会觉得难受。

细想,我之所以能想起那次班会,还要归功于我原来翻看班史的时候偶然见到那一天的记录,因而加深了原本已淡化的印象。记得那时翻到那一页的时候就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而现在再想起那时所感觉的恍若隔世,却又觉得恍若隔世了。当时忆及最初的班会时的欷歔,于现在却又是另一种不同的感触了。我也分不清是真的还记得最初那次班会,还是记起了翻看班史时所忆及,抑或仅仅是调出了当时所忆与班史中所记相互交织而成的失真了的记忆,而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淡淡感伤。

话说回来,我喜欢翻看班史,然而每每班史传到我的手中,我却不能落笔。每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谁又能说哪件事比另外些事更重要呢?又或是确有哪些事情更加重要,然而那些重要的事情就一定更值得回忆吗?而一定那些值得回忆的事情才需记下吗?而我却又要说,难道总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择出那些要记下的事情吗?记下的事情总显得更有回忆的厚重感,而这厚重感难道不正是来源于其被记下,进而被读到的人不断忆起,或是曾读到的人忆起其曾经所读到、曾经所忆起的事实吗?所以我不落笔去记,不论如何解释也终归只是去解释罢了。我拿到班史的那一天,就是我咀嚼过去,重新记忆的一天,也就是我没有记下任何因而其他所有人所不可能再去温习,并因而可能不会再忆起的一天。尽管如果这一天被某个人以某种形式记下了任何一部分,就会和其他被记下的日子再没半点区别。然而这样这个日子就丧失了独特,尽管这独特的丧失是因为其独特之处被记下,被以一种并不独特的方式记下,或者更根本的说,记下其独特之处的行为本身就是不够独特的。我又在给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了。借口就是某种解释,或者说借口就是去解释。不需要借口的情境是不需要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去解释的。所以无论如何,每每想起我从没记过的班史,我也会觉得难受,因为我会去想并试图去解释自己不断翻看却有从未在上面落笔的事实。

现在我第二次见到这棉花糖,没有人再问我有什么感触了。然而我却因而有了感触。然而却没有人听我的感触了。

我觉得
世界就是一个高维的棉花糖

一切的一切黏着在一起
我说的是一切的一切的一切的一切
所有的情境,所有的可能的情境
所有的开始和结局,支线剧情
一切的所有的一切

感知便是感知
无论过去现在或是将来
没有区别
时间是标记,只是个标签
用来区别有联系的情境
制造情境间的联系

人就是夹心棉花糖中间
粘稠、浑浊的糖浆
中间的气泡

他们一生之所见
无非是那些粘稠、浑浊的糖浆
和其他的气泡
气泡和气泡合并在一起
或是最后分裂回两个

每个气泡都是从外层而来
在内层糖浆中划过一条轨迹
最后回到外层

内层于外层就是混沌
外层于内层就是实在
多数气泡胶着在混沌中
却都来自实在,向往实在

少数气泡在交界之处
他们接触到的实在总是不够实在
因为他们与外层间总隔着一层糖浆
与触手可及的实在间总有着一层混沌

他们挤向外层
想触摸更多的实在
“通向实在之路”
他们说

他们不知道
正是那薄薄的糖浆使他们成为气泡
当那层混沌迸裂
便不再有气泡
也不再有向往
有的只是实在

曾经的气泡曾经向往的实在
纯净的实在

然而实在之外却是一个最大的气泡
唯一的真正的气泡
同时拥有混沌和实在的存在
每一个气泡的开始和结束
或是结束和开始

时间只是标签
混沌中轨迹的标识
那个气泡迸出时
那个气泡挤入时

混沌还是混沌
实在还是实在
气泡无止境的穿梭
产生和湮灭

ces’t la vie

我所说的这些
你明白吗?

你想明白吗?

Advertisements

高交会

今天(注:草稿写于16日晚)莫名其妙就跑去高交会了。。

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简称高交会,据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以及深圳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排场很大。。如此大的排场,当然规模小不了:9个展馆,每个展馆无数的展区,可谓是琳琅满目,鱼龙混杂。。

 
(1展馆平面图)

几点感触:

  1. 关于天气:一觉睡到1点半,手机上全是小裙和yan的短信,于是乎我穿着一件小短袖就冲过去了。。。之前邮件系统公布的公司联系人的电话被我搞错,以致找不到票,最后还是1小时后yan的老妈找来的工作证。。我就在冷风中徘徊啊。。天气真他妈冷!!
  2. 关于安检:拿着某位女同志的工作证进展馆,在门口进行安检。两个人一个扫条码,另一个把摄像头对着我的脸,然后人工验证我的脸和系统存档的照片是否为一个人,美其名曰“人脸识别”。。然后。。就放行了(汗)。。。
  3. 关于展品:中石油中石化啥的就不说了,发改委的也不说了,华大的小展板也算了,让我感到很有兴趣的是珠江琴厂的展区:一小块红地毯,两架三角琴,一个既不会钢琴也不会讲解的讲解员。其中一架安装了自动演奏机的钢琴是讲解的重点。没有力度变化和速度变化的生硬乐曲从一群未曾见过更好的自动演奏钢琴的打酱油人群中传出,而另一架琴竟然无人多看两眼。于是我很顺利的在那架普通琴前坐了下去,跟着那架自动演奏琴弹了不到一个乐句就惊了:用来展出的琴居然没调过。。。
  4. 关于其它:赛百味真好吃。。

那天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忘发了。。现在补上。。


特洛伊木马想到的……

特洛伊木马,一个很古老,很古老,古老到囧的名字。。

记得小时候最早开始接触各种“黑客攻防”之类的骗钱杂志的时候,那时候听到的最多的就是“特洛伊木马”。后来出现了很多功能强大,界面华丽的木马,其中不乏优秀的国产作品(冰河,灰鸽子等);“木马”成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几乎就没有人加上那“特洛伊”三个异国风情的冗余字了。

百度百科中“木马”词条是非常详细,up-to-date的,而“特洛伊木马”则少有人关注。从这一段节选中可见一斑:

特洛伊木马

……导致木马的快速进化。

  6.最新隐身技术

  在Win9x时代,简单地注册为系统进程就可以从任务栏中消失,可是在Windows2000盛行的今天。这种方法遭到了惨败。注册为系统进程不仅仅能在任务栏中看到……

呃,所以说有点囧。。


我叫分割线


今天正式结束裸奔,安装eset(manually turn off firewall)和comodo internet security(without anti-virus),对电脑清查了一下。结果,发现,恩,eset杀毒查出了n多个“特洛伊木马”,顿时一种陌生与熟悉涌上来。这年头查到几个木马是很正常的,但是貌似几大杀软不是提示Trojan就是提示木马,把这“特洛伊三字”加上来的是少之又少,难能可贵。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这是一种尊重历史、尊重事实的精神,是一种科学认真、研究求实的态度,更是一种无形中散发出的其他杀软无法比拟的沉稳与厚重!想当年……(省去很多很多字,参见百度百科“ESET”及“NOD32”词条)……的杀毒软件啊!!

 

 

。。。

于是不禁怀旧情结大盛,把那些感染了的文件都小心翼翼的收集好刻到光盘中保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