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ghetti! (No ‘Bridge’…)

中粮我买网还是个不错的地方滴。。唯一缺点在于丫只送北京。。这让我这种手中攒着几千块钱我买卡但远在南国的社会青年情何以堪?(还有个Chrome浏览器购物车作废的小bug……)

好在最终还是 managed to 运到深圳一箱,including意粉肉酱进口调味品还有番茄汁啥的。。

Hunt’s 的意粉酱尤其是 Four Cheese 口味に大好きです!!でも、丫是罐头的。。1L的大罐头。。plus深圳这种湿度。。。恩。。结果就是,上个星期开了一罐用掉1/3,今天再看已经有寸许的白毛长出来了= =。。。

恩总之就是今天新开了一罐,同时消灭了蝴蝶粉罐装黑橄榄。。。

IMG_0375

成品。。(很诱人啊。。)

IMG_0376

搅拌一下。。

IMG_0377

为了避免上一罐酱的杯具再次出现,我决定全部混橄榄油和黑橄榄炒热然后存起来。。(上面的餐盒里是没用完的黑橄榄。)


IMG_0365

话说这是那天老外偷拍的。。(Futurism, 丫说)

Advertisements

Hello World & 话说好多篇草稿积压中。。

最近比较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

据说随便挑一个字看多了就会变得很鬼畜,是不是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呢?

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恩。。我觉得只有“哈”字可以有效避免这个现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象。。。。。

好吧真的鬼畜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言归正传。终于把spc搬到wp了。其实还是感觉挺可惜的:好不容易终于把spc调教得能看了,丫就没了。。换成wp一天就调教完毕,多挫败啊。。话说wp的自定义页面那是相当的赞;但不能免费自定义css那是相当的傻逼。。恩,扯平了。。

spc搬家了,我也终于把房间搬到楼下了。稍稍调整了一下布局,发现迎风弹合成器实在是太爽了太爽了太爽了太爽了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又鬼畜了。。)

上图:

IMG_0366

话说其实一整面落地窗都是对着山的。。风景优美气候宜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发现了第二个不会鬼畜的字)。。。

新版的writer直接支持了wp这倒是不错,不过原先spc的配置就只能直接删除了。

でも、Messenger也太TM啊啊啊。。。。。

Messenger2010简直了

这神马啊。。分明就是把网页版首页给搬下来了啊。。最鬼畜的是,这个messenger竟然是html的架构。。代码都不用重写了= =。。


恩。。明天还有采访。。果断睡觉。。


update: 采访推明天。。一觉睡到天亮。。恩太完美了这生活。。继续上图:

IMG_0367

日景~

IMG_0368

面向大山,春暖花开。。啊啊不成了我。。在这弹合成器太爽了。。

IMG_0369

踏板老到处乱跑。。果断固定!

IMG_0370

这个不听话总往下掉的架子。。看我给你后手缚!

IMG_0371

小办公桌。。恩。。那个青蛙王子我居然还留着~

IMG_0372

鬼畜版闹钟。。我现在终于不怕早上醒不来了。。

IMG_0374

床头的USC Teddy。。


话说我饿了。。。。。。。

IMG_0025

祝你好胃口。。


+1-1?

那天下午救了一只鸟。

一只黑色的小燕子,恰逢海南罕见的大暴雨,慌不择路,误闯入一座家具城的二层,四处磕碰,筋疲力竭。

我先是将窗子完全敞开,以期它能自行飞离。哪料想它直径撞昏在护栏上,接着掉入到窗台内侧一个极狭长、仅上端有开口的灯箱内。我顺着楼梯攀至灯箱的侧面,冒着坠楼的危险用两根木条将其“捞”出。小鸟醒转后竟挣脱我的手,再次飞入屋内。待我找到它时它已彻底晕倒在地面上。

我将小鸟轻捧在手中,替它清理体表的杂尘。燕子眼睛紧闭,头部好像受了伤,爪子紧扣在我的拇指上,显得很惊慌。我不顾它的挣扎仍将其紧握在手中,因为我知道若是在这危险的建筑内放手无异于是杀了它。

我冒雨将小鸟送到一棵树下,然后将它轻放在一处低垂的枝杈上。它突然睁开了眼睛。幽亮的一对招子,紧盯着我,让我无法猜透。我估计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忘记这个眼神。小鸟没有动,看着我,身体以心跳的频率微微颤动。我也愣住了。过了不知多久,它忽一振翅,消失在霪雨中。

那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猜它一定很感激我吧,毕竟我救了它。也或许那时它才真正恢复意识,正疑惑为何恍惚间已逃离了那座危险的人造迷丛?抑或是它正犹豫是否要穿过密集的水滴飞回巢穴?我不得而知。

晚饭在当地一家正宗的鱼档。第一道菜上来了。文昌鸡,四大名吃之一,白斩的。盘中那整齐切下的鸡头正对着我,幽亮的一对招子。我忽然间明白了那眼神的意思。

那天晚上吃了另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