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还是理?

这几天净纠结文理了……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以后从事什么文科的工作,也一直打算本科学数学。但我一直认为若是不学文科的话人生会是缺失的,所以鉴于我有把握理科知识超前,没什么问题,我一直想学文科。老乜扽我去谈话其实没什么作用,他的各种观一向是和我不太一致的……而且有一个问题,若是我学理的话就还要在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课上浪费无数无比宝贵的时间。这是最关键的。所以,总之就是,我似乎没什么学理的必要。
但我还是在犹豫——至少相比起班上那些羝乳乃学文/学理的决绝者来讲是这样的。
一堆人认为我学文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另一些人认为我发烧,一直在劝我清醒;还有人认为我是和老乜怄气;李某人认为我是想强奸中国的文理分科制度。其实我自己并不清楚,或许是李某的看法吧,不过我觉得我还没那么able,这么搞到后来搞不好会ED……所以我还在犹豫。
文/理问题似乎是个中国特色选择问题。把种种一切的因素做一大堆无所谓怎样的分析就是为了找出上“好大学”的可能性怎样更高,这种看问题的角度原本就很“理”——也正因此这种官方选择方式“理”得有些迂腐。何谓“好大学”,这就是一个不明确也无法给出统一答案的问题,中国教育偏差之症结或许就在于人为地为学校划分等级而忽略其多样性吧;试图把各种因素做分析关键是还要得出一个线性的指标,这也有点乌托邦,用Dr.Y的说法是不具可行性……还可以说出一大堆问题,但试图去列举这些问题也是一种“理得发迂”的做法,所以我不列了。总结一下就是,咳咳,综上,我们可以看出文/理问题的确是中国特色Chedanism的延伸。做阅读题的经验告诉我们,把问题彻底分析之后你就答不对了。现在经验又一次灵验了,我更加分不开了。
或许就不应该分开。
我向来是这么想的。我妈说过,要是你们还分文理的话,课改就彻底失败了。翱翔第一次大会上演讲的那个人也曾这么说。现在我感觉他们跟我还是有共同语言的。
但还是分了是吧。X校长一开始讲话“我们谈几点啊,很重要的,一,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分文理,二,我们为什么到现在才分文理,三,……”我就再一次意识到了中国教育体制的肏蛋性,没办法。
前两天Dr.H跟我说,你不要试图去改变体制,不喜欢的话就跳出去好了。我又何尝不是早就放弃和体制直接对抗,何尝不想跳出去呢?我早已不妄想去强奸体制,只是不想被体制轮奸罢了。而事实是,我只能躺在那里等着被干,还要“理性”地思考该让谁先上,我才更有可能怀上,然后爬过去跟人说,别带套啊,难受。
肏!扯远了……不过我原本就不知道扯回来会是什么样……
总结一下就是,我既不想学文又不想学理(当然也不想被劝退……),或者说是相当一个理科好的文科生或是文科好的理科生,而情况又不允许,所以正在纠结学什么浪费少以及自学什么效率高。
总结的总结,选文理这破事儿怎么这么纠结啊……
总结的总结的总结,文理分科真肏蛋!
两个字总结,妈的!

以上扯淡
————————————————————————————-
以下和文理分科无关

头等大事啊,科幻社成立了~~~有意愿者找我报名。
然后是好消息:我找到方法可以在space里一口气播很多首歌了,坏消息是我为了找这个方法白费了25元买了个用不到的空间……
SATⅡ成绩出来了,2200,其实不算差,但不得不说离预期还有差距。造成差距的一部分原因是考前复习没安排好,离考试只有三天的时候我发现还有8000化学词没背……另一部分原因我不打算说了……
对了,我的红色海洋在谁那里??吱一声。
原来email可以换字体啊……
刘天珺你的盒子……没动力了……
邱儿你什么时候取号啊?我现在手机费暴涨……
《Dark City》很好看,近年(其实是98年的……)来难得的纯科幻片,而且配乐很有斯特拉文斯基原始主义特色。
马舸,小步舞曲就是J.S.Bach写的!!
王奥妮的读书速度很快啊,很佩服……
mjbox是个好地方,向大家强烈推荐,不过就不放链接了,现在它做防盗链做疯了,主页都防盗链了……
我要录歌!!!!
我要练琴录曲子!!!
背单词、随扯、写作、科幻社……事情还是很多的……
突然觉得,不是道不同不相与谋,而是志不一不宜同道啊……

我睡不着觉啊……胃不舒服就没吃晚饭,刚刚被老爸老妈抽风扽出去喝粥做足底……现在还没消化……

Advertisements

关于星新一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人,一个日本小说家,1998年已逝世了。他把微型小说带入了日本并且做了相当大的发展,在文学史上是由一席之地的。

我用了前天一整天时间把他的文章全集看了一遍,大都是较好理解的。不过有一篇至今不懂,拿出来分享一下。

奇病
やってきた患者を診察してから。
医者「申しあげにくいことですが、これはきわめてなおりにくい。新しい発生した病気で、まだ治療法がみつかっていないのです」
患者「うふふ」
医者「症状が進むにつれ、笑いが高まるという病気なのです。すぐ入院してください」
患者「うふふ」
医者「われわれは必死の手当てをしているのですが、症状は悪化するばがりで、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あなたもがんばってください」
患者「ははは」
医者「ありとあらゆる新薬をこころみましたが、いっこうに効果があがらない。宇宙時代というのに、人類の科学はこの病気の進行をくいとめることができない。医者として胸をしめつけられる思いだ」
患者「あっはっは」
医者「重体におちいった。おい、看護婦。酸素吸入の用意、カンフル注射だ」
患者「あはは、あはは、げらげら、いひひひ、あっは……」
医者「ご臨終です」
遺族「うふふ」
医者「なんということ。あなたも感染なさったようですな。すぐ入院なさってください」

翻译:

怪病
给来求诊的病人检查完后。
医生:“真是难以启齿,没什么希望了,这种病前所未有,治疗方法还没有找到。”
病人:“呜呼呼。”
医生:“这种病的病情越深,笑声就会越高,请马上住院。”
病人:“呜呼呼。”
医生:“我们已经竭尽全力治疗了,病情却不断恶化。真是对不起了。您也请多多保重。病人:“哈哈哈。”医生:“所有新药都试过了,一点效果也没有。都宇宙时代了,人类的科学却无法遏制这种病的恶化。身为医生我觉得非常心痛。”
病人:“啊—哈—哈。”
医生:“陷入病危了。喂,护士,准备给病人吸氧,注射强心剂。”
病人:“啊哈哈,啊哈哈,咯咯,咿嘿嘿嘿,啊—哈……”
医生:“已经不行了。”
遗族:“呜呼呼。”
医生:“怎么回事。您似乎也感染了啊。请马上住院。”

不知这篇文章有没有什么背景,这个遗族是什么意思?


吞食者继续发……

三、蚂蚁 

  联合国又同大牙进行了几次接触,虽然再没有人被吃掉,但关于人类命运的谈判结果都一样。
  人们把下一次会面精心安排在非洲的一处考古挖掘现场。
  大牙的飞行器准时在距挖掘现场几十米处降落。同每次一样,降落就像是一场大爆炸,震耳欲聋飞沙走石。据波江女孩介绍,飞行器是由一台小型核聚变发动机驱动的。对于有关吞食者的信息,她一解释人类的科学家就立刻明白了,但关于波江人的技术却令地球人迷惑,比如那块晶体,着陆后便在空气中融化,最后把与星际航行有关的推进部分全化掉了,只剩下薄薄的一片,在空气中轻盈地飘行。
  大牙来到挖掘现场时,有两个联合国工作人员抬着一本一米见方的大画册递给他,画册是按他的个头精心制作的,有上百页精美的彩页。内容是人类文明的各个方面,很像一本儿童启蒙教材。在挖掘现场的大坑旁,
  一名考古学家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地球文明的辉煌历程,他竭力想让外星人明白这个蓝色行星上有那么多的值得珍惜的东西,说到动情处声泪俱下,好不凄惨。最后,他指着挖掘现场的大坑说:
  “尊敬的使者,您看,这是我们刚刚发现的一处城市遗址,是迄今发现的最早的人类城市,距今已有近五万年,你们真的忍心毁灭一个历经五万年的岁月一点一滴发展到今天的灿烂文明?”
  大牙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翻看那本画册,好像觉得那是一件很好玩的东西。考古学家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大坑:“呵,考古虫虫,我对这个坑和坑里的旧城市不感兴趣,倒是很想看看从坑里挖出的土。”他指了指大坑旁边的一个几米高的土堆。
  听完翻译器中的话,考古学家很迷惑:“土?那堆土里什么也没有啊。”
  “那是你的看法。”大牙说着走到土堆旁,蹲下高大的身躯伸出两只大爪在土里挖起来。人们围成一圈看着,很惊叹他那看似粗笨的大爪的灵活。他拨动着松土,不时拾起什么极小的东西放到画册上。就这样专心致志地干了十多分钟,他端着画册直起身来,走到人们面前,让大家看画册上的东西。
  上百只蚂蚁,有的活着,有的已经死了,蜷成一团,仔细辨认才能看出是什么。
  “我想讲一个故事,”大牙说,“是关于一个王国的故事。这个王国的前身是一个更大的帝国,它们先祖的先祖可以追溯到地球白垩纪末期,在恐龙那高耸入云的骨架下,那些先先祖建起帝国宏伟的城市……但那些历史太久太久了,帝国最后一世女王能记起的,就是冬天的降临。在那漫长的冬天中,大地被冰川覆盖,失去已延续了上千万年的生机,生活变得万分艰难。

  “在最后一次冬眠醒来时,女王只唤醒了帝国不到百分之一的成员,其他的都已在寒冷中长眠,有的已变成透明的空壳。女王摸摸城市的墙壁,冷得像冰块,硬得像金属,她知道这是冻土,在这严寒时代中,它夏天都不化。女王决定离开这片先祖留下的疆域。去找一块不冻的土地建立新的王国。
  “于是女王率领所有的幸存者来到地面,在高大的冰川间开始艰难的跋涉。大部分成员都在漫漫的路途中死于严寒,但女王与不多的幸存者却终于找到了一块不冻土,这是一块被溢出的地热温暖的土地。女王当然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严寒世界中有这么一小片潮湿柔软的土地,但她对能到达这里并不感到意外:一个延续了六千万年的种族是不会灭绝的!
  “面对冰川纵横的大地和昏暗的太阳,女王宣布要在这里建立一个新的伟大的王国,它将延续万代!她站在一座高大的白色山峰下,就把这个新王国命名为白山王国,那座白色山峰是一头猛犸象的头骨。这是第四纪冰川末期的一个正午,这时的人类虫虫还是零星地龟缩在岩洞中发抖的愚钝的动物,九万年之后,你们的文明的第一点烛光才在另一个大陆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出现。
  “以附近冰冻的猛犸遗体为生,白山王国度过了一万年的艰难岁月。之后,地球冰期结束,大地回春。各大陆又重新披上了生命的绿色。在这新一轮的生命大爆炸中,白山王国很快达到了鼎盛,拥有数不清的成员和广大的疆域。在其后的几万年中,王国经历了数不清的朝代,创造了数不清的史诗。”
  大牙指指眼前的大坑:“这就是那个王国最后的位置,在考古虫虫专心挖掘下面那已死去五万年的城市时,并没有想到在它上面的土层中还有一个活着的城市。它的规模绝不比纽约小,后者只是一个二维的平面城市,而它是一座宏大的立体城市,有很多层。每一层密布替迷宫般的街道,有宽阔的广场和宏伟的宫殿,整座城市的供排水系统和消防系统的设计也比纽约高明得多。城市有着复杂的社会结构,严格的行业分工。整个社会以一种机器般的精密和协调高效地运转着,不存在吸毒和犯罪问题,也没有沉沦和迷茫。但它们并非没有感情,当有成员死亡时,它们表现出长时间的悲伤。它们甚至还有墓地,它位于城市附近的地面上,掩埋深度为三厘米。最值得说明的是:在城市的底层有一个庞大的图书馆,其中有数量巨大容器,这就是一本书,每个容器中都装有成分极其复杂的化学味剂,这些味剂用其复杂的成分记录着信息。这里有对白山王国漫长历史的史诗般的记载:你能看到在一次森林大火中,王国的所有成员抱成无数个团,顺一条溪流漂下逃出火海的壮举;还能看到王国与白蚁帝国长达百年的战争史;还有王国的远征队第一次看到大海的记载……
  “但所有这一切在三个小时之内被毁灭。当时,在惊天动地的轰鸣声中,挖掘机遮盖了整个天空的钢铁巨掌凌空劈下,把包含着城市的土壤一把把抓起,城市和其中的一切在巨掌中被碾得粉碎,包括城市最下层的所有孩子和将成为孩子的几万只雪白的卵。”地球世界再一次陷入死寂之中,这次寂静比大牙吃人的那一次延续得更长。面对外星使者。人类第一次无话可说。
  大牙最后说:“我们以后有很长的时间相处,有很多的事要谈,但不要再从道德的角度谈了,在宇宙中,那东西没意义。”

注:其实我贴这文章是为了给《诗云》做铺垫,那才是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