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的作文。。

  话说某日某君入庙拜观音,惊见观音自拜,何则?其自道亦遇难事。一则耳熟能详的小故事,编题时删了句“求人不如求己”。显然,这次写这题目的,算是审题正确了。
  此前曾多次见到此故事,所谓感触无非是“求人不如求己”云耳,这次见到这被删改的版本,却不料有多顿悟。只一字——“妄”。

妄断

  若不是曾与曈圣同学聊起,我也不会想到去查找进而得知这故事的典故。此则寓言,其实是出自《从容录》“宋孝宗问天竺僧,观音手持数珠念谁,曰念观世音菩萨。曰自念自号作麽。曰求人不如求己。上大悦”,后经不知名人士改作现今这个知名版本。
  这两个版本,乍看相似,实则大不同。观音像手持佛珠,确是如此;观音拜自己,只怕是臆想。宋孝宗其人,有史可考;这“虔诚佛教徒”,则八成是为了充数。见到观音像顿悟禅思,正是佛教的认知方法;而且不说把观音的概念神话,仅是让观音现身说法,“点拨迷津”一点便可看出这“不知名改编人士”完没接触过佛教。两个版本,一客一臆,一实一虚,一从一忤,如此差异,不得不说改编者的妄断。

妄求

  小时候,佛教给我一种印象。一群和尚,无所事事,呆在庙中,游手好闲,等着收钱;一群怂人,离婚了、丧亲了、失业了、缺钱了、跟人打架了、或是绊了一跤摔到了,就不由分说往庙里跑、屈膝跪地磕头求佛,其中还有几个傻子排队等着交钱,以养活那些游手好闲的和尚。
  当时自诩“信仰科学”的我对其嗤之以鼻,后来渐渐对各种信仰有了了解,不那么偏激了,却才知道,佛教徒是一回事,中国的佛教徒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变佛为神,变拜佛为求佛,变精神接受为物质索取,变信仰为目的……几百年来,“佛教徒”这个概念在神州大地上被大卸八块、胡乱加工后又拼回一起,已是面目全非,我个人不介意将其称为“求佛教徒”。
  然而,在中国,这“求佛教徒”的诞生实属必然,与佛教倒是关系不大了。若不曾有佛教的传入,道士们迟早会变成“拜神教徒”,而这只是换了个名字罢了。
  劣根,这个快满一百岁了的词,一个常活跃在我们嘴边的词,又冒出来,只因为它精辟。自古以来,渴求得到并不想付出的劣根,催化着佛教徒到求佛教徒的变异。而现在,我要给这劣根一个新的名字——妄求。

妄为

  同佛教徒一样,佛教是一回事,中国的佛教却早已是另一回事。如果说佛教禅宗的哲学在天竺哲学中显得格格不入却在中国发展到顶峰是因为其体系得天独厚的优势,那么佛教作为一个在印度不算二流也算不上一流的教派却在进入中国后一度占有了国教的地位,绝不可能没有政治力量的作用。
  佛教自在中国传开后,便迅速被统治者用来完成正统哲学体系的构架。正统哲学问题解决了,佛教哲学留着没用,统治者便开始推动佛教的平民化。而与此同时进行的,还有佛教的有神话、泛神话。变性了的佛教,帮助同志这门维持着儒家的愚民统治。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新中国成立了!!正统哲学这一概念本身改变了,统治者们于是忽然发现只有儒家就够了,佛教可以滚蛋了。可是前任们的普及工作不是说废就废的。怎么办呢?他们于是着手推动了佛教的去理论化。当你在搜索引擎上查找不到未被删改的佛经典籍,而佛教协会会长天天在研究佛教禅学与“三个代表”的关系时,你忽然发现,佛教被阉了。
  于是,终于,当我小时候时,会把佛教认为是一群废人、一群怂人和一群傻子;于是,终于,我会对它嗤之以鼻;于是,终于,政治书告诉我们,佛教是有神论,佛教是拜神求佛,佛教是封建迷信时,我们无可辩驳。因为中国的佛教早已变成有神论、拜神求佛和封建迷信。而我只能在此想想中国特色的佛教,顺便慨叹一下统治者的妄为。

  噫!呜呼,妄哉!

  话说这作文实在是相当的有趣。统练那天,焦健同学不幸被生锈铁丝所伤,我因而陪他去海淀医院打疫苗。第一节课下课去的医院,一直拖到放学统练开始才回。拿到作文题目,百感交集:这例子是前两天海与人讨论过的,然而直接把想法写出来未免有所嗯嗯,所以本打算就写“求人不如求己”了。殊不知,提笔下字,刚写几行就思路全无,最后不得不遵从生理上的潜需求改而写了这篇东西。
  文章写完,就有一种很滑稽的感觉。这文章要是这么交上去,最后不知是调戏老师还是被老师调戏。。我就在结尾处补了一小句:跑题与否我也懒得管了,有感而发吧。今天发下来,王艳评语是:既然这样,那就文责自负吧,34。。。

  汗啊,果真被王艳调戏了。。。

Advertisements

结束了。

呵,挺好的。
看到你没有太过纠结,
我庆幸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好的,
没有原因,
其他人也不要来问。
写一首Limerick,
说一句老话,
祝你幸福。

Failed to find our love,
we saw each other above.
“WANAN” that’d’ve been abbrev.
finally passed its way to the grave,
with reli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