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隐士XXX…”

存不存在所谓“著名隐士”,这一直令我不解。

隐士即隐居的人,“由于对统治者不满或有厌世思想而住在偏僻地方,不出来做官。”汉语词典如是说。这解释理应是对的,但确切来说应首先是隐居的“士”。《南史·隐逸》:隐者,“须含贞养素,文以艺业。不尔,则与夫樵者在山,何殊异也。”有文化,能被称为“士”的人,才有资格隐居,有资格被称为隐士。而对于隐居,我认为,不仅是对统治者的不满即对官场不满,还应包括对一切名利的不屑。

隐士,似乎总是留下了点什么,因而才被称为隐士的。抒发心情,因而写这些作品,人们于是这么理解。但举陶渊明为例,《桃花源记》这一篇纯粹的说明性质的文章,将脑中的乌托邦详写出来,又是给谁看的?再比如《归去来兮辞》,序写得比文章还长,似乎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怎么隐、为什么而隐?

庄子,也被看作是隐士,因为他不做官,亦居无定所。但从他洋洋洒洒的著作来看,他是想给这世界留下点什么的,他还是想去改变这个世界。所以,人们说,他的“内心深处充满着对当时世态的悲愤与绝望”。我却觉得,有着这样的内心,只能算是一个卧薪尝胆的战士抑或是一个sóng人——总之不配“隐士”这一称号。隐士不会对这俗人的世界有任何情感。

所谓著名隐士,大都是这样的。

记得各种书上总是说,历朝历代皆有隐士,比如,微子、箕子,四皓,乃至陶渊明、唐伯虎、黄宗羲等等。我却总觉得,历朝历代皆有隐士不假,称后面的人为隐士却有待商榷。真正的隐,是一种“我即万物、我即自然;心已隐,身自隐”的心境。淡泊名利只是表象,他们淡泊的是心外的一切——真正的隐士活在自己心中。隐士们出生时都不是隐士,绝大多是在满腔热血被冷酷的社会冻住后选择归隐。因而我并不认为这经历决定了是否是隐士,而是认为无论经历什么在成为隐士后心中就不会想着心外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经历和自己的“隐”。作为一个“后人”,我们又是如何知道隐士的“隐”的?没错,前人的文章。但所谓“前人”又如何知道他们的“隐”?如此只可能是从这“隐士”本人得到的,或是口述、或是笔录。作为一名“隐士”,怀抱着一种超然于世界的心境,心中所想绝不会和这花花世界有什么联系,又怎会将自己“隐”的一切像当今我们写blog一样娓娓道来呢?

自己不说出来,别人自不会知道。因而我觉得隐士是不能也不应被知悉的——我们所知悉的也不是切不可能是隐士。同样,隐士也不应是值得学习的,那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选择,不所谓高尚与否。

有人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我只觉得,关键不在地理位置,隐于心才是真正的隐。而至于某些人号称的“大隐隐于朝”,只能算是一种诡辩了。

总之,“著名隐士”的问题出在这词语其本身。

因为隐者不著名,著名者非隐士。

Advertisements

杨光。。

“你们班女生,阳光挺可爱的,但性格和长相太不像了~~”

——Koasta 2007年11月 18:57 于杭明space

没什么,就是看到邱实space上杭明的留言接着看到了杭明space上的最后一篇文章进而看到了那篇文章上猴的留言,然后就想到了杨光,突然想说两句。

杨光。。其实我第一次见她是在晚上,黑得什么都看不清,在新中关附近。我和彭思宁在那里打不到车,碰到了同样打不到车的刘漪浓和杨光,于是就聊了起来。后来,彭彭跑了,我们决定转移。我帮她拖行李。然后算是认识了。当时我听刘漪浓叫她杨光,遂惊讶:

“你就是杨光??”
“是啊,你是赵柏闻是么?”
“我认识焦…”
“焦健…”
“……”
“……”

……
冷死了。。杨光这个名字在那之前对于我来说是个很说不清的存在。。

最早的时候,在小学,记得有一个杂志叫《东方少年》,被学校强制订购阅读。里面有一篇连载好像叫什么《阳光女孩》,是讲几个高中男生偶然碰到了一个叫杨光的小女孩正被追杀,随后决定帮助她;后来发现其实杨光是一个外星小女孩,以阳光为能量来源。。其实就是一篇爆汗的劣质科幻小说,不过那却是我当时读过的不多的科幻小说之一。于是我第一次见到了“杨光”这样一个名字。佩服作者的创意,这名字我一直没忘掉。

后来就是高中入学,焦健同学跟我使劲宣传他的“前女友”(?待考证)——杨光。。我于是乎知道了原来还真有这么一个名字存在。焦健的天花乱坠的宣传让我觉得她若不是天仙下凡就配不上那么多形容词以及焦健的口水;然而后来焦健和aoni好上之后对杨光的反面宣传又让我觉得天哪简直是贱到一定地步了……于是我得出焦健描述女性的话无效的结论。。

接着就是前面的见面。见我提到焦健杨光很是无奈,说她根本和焦健没有过关系(这个也待考证…)。但总之可以确定的事实就是,焦健既跟我说杨光也跟杨光说我而且说的内容的准确性仅体现在姓名和性别上。。。

于是我对杨光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不过我倒没发觉她很可爱,只是觉得她挺真诚的。一开始她没有我的联系方式,在我生日那天,她专门委托别人祝我生日快乐。说实话,问候我生日的人不多,我于是觉得这种问候还是很温暖的。

有意思的是,在那之后我们又有过好几次的交往,但却居然一直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等到有的时候,也就是她出国前发同学录的时候了。此时有联系方式也没什么用了。我突然觉得很滑稽,我们留下联系方式,是为了让本没有什么的关系显得有什么关系;而很多很要好的朋友的联系方式却是不齐的。明知随口问一句就能够知道,不知道,却是因为没必要知道。我不是说杨光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只是她,我一个普通的朋友,让我想到了很多。

仅以此文纪念已去美国的杨光和我们传奇性的见面。。。


选择

现在是9月7日的3:45,我还坐在电脑前。这意味着我做出了一个选择。

忘说了,最近和泡泡做了一个项目,北航的小卫星项目(不是邱的西昌的那个……)。

一面刚刚交了差把下午要演示的ppt做完,一面悠闲地做着u盘数据恢复,我就这样坐在这里,享受着夜晚特有的宁静。

周五才知道今天有物理联赛、下周日是化学联赛,参加与否,我一直在犹豫不决。最近的事情太多,远超过我的初衷,或许也暗地里迎合着我的初衷吧。我不想在这里多发牢骚,总之事情是很多。而这也终于促使我做出了一个选择,我不去物理联赛了。我不竞赛了。

我知道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根本不是选择,但对我来说它是。用行话说,我好歹是搞竞赛出身的。现在我把竞赛放了——我早该放了——其实我早放了。人的思维就是这样的,它做出一个决定,绝不是偶然;它的决定只是你在不经意间产生的各种情绪的集合。我看似是不得已而为之,其实只是在下意识的给自己找个理由罢了。但总之,我做出了这个选择。我做出了一个选择。

其实从小到大我们就是在不断地做选择。然而我厌恶选择,尽管我相当明白只有选择才意味着变化,有了变化才能够前进。我觉得,从小学一年级时我决定以后死也不做追着老师屁股一个劲儿说好好好的“三好”学生起,我便算是做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决定了——这个决定将影响我的一生。

后来的大大小小的决定大都记不清了。有一个还能记得的是六年级时我决定来人大附中而不是去四中。这个决定让我碰到了十班——我一直认为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还有一个是我决定把琴练起来,这也是一件我现在不敢想象“否则”的事情。

今天的选择,我也不打算想象“否则”了。概括起来就是,我拼命给自己找了一大堆事情,为的就是慢慢悠悠地干到现在,然后跟自己说一句,今天实在没办法,太忙了,早上肯定不能去物理联赛了,然后心安理得地去睡觉。我都觉得自己装屄。。不过胡子有一句话说得好,“我就不明白,我大男人一个,第一性征跟这儿翘着呢,则么装屄?想装都没得装。”很好,我就属于想装都没得装的。

总之,我选择不去竞赛了。写这篇东西也是一个宣布,主要是宣布给自己听:我赵柏闻今后不碰学科竞赛了!!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听着绵绵的雷声和着哗哗的雨声从窗外传来,我就感觉很惬意。说来也怪,我从来就不觉得雨天悲伤——反而是亮白色的晃眼的晴天让我就一种说不出的惆怅。我于是想,算了,反正我早不想碰竞赛了,那以后就不碰了。

不知这晚上悄悄下的雷雨能不能下到早上,能不能为大家所知道。这也是屏翳必须要做的一个选择吧。

p.s.演示用ppt里插了一张图片,大家猜猜是什么软件做的。


念奴娇二首(转自化学吧)

念奴娇·问百度

食指一点,  
化学吧,  
新贴瞬间不见。  
发表路径皆受阻,  
只供他人浏览。  
混淆是非,  
滥用私权,  
你说怎么办?  
仅驭怒火,  
在此刷贴一串。

三个时辰守候,  
等待某管,  
走出疯人院。  
能不能当管理员,  
不当早晚滚蛋。  
胸中怒吼,  
去你大爷的,  
快点释言。  
若无话说,  
别在百度装蒜。   

念奴娇·答楼主

亩孤坟,
何年,
目怎能得见。
辰美景今何在?
宽却道凫浅。
虾难辨,
纸荒言,
怨翻复天。
洒绯雪,
泻铺此一片。

千刻度难耐,
时如年,
水旱荒年。
心被哪家吃去?
当此时生恨。
你难分,
作点点泪痕,
处难觅。
事无言,
面如这般难堪。

有才啊。。


随扯

21号看完了苏丽文的比赛,我很有感触(以前有写过)。这件事本可以这样概括:苏丽文很坚强,她不顾身体的伤痛坚持拼完了比赛,虽然输掉比赛但却赢得了尊重。

有时我倒是希望事情都能是这样去概括,然而生活就是这样,它太复杂,人们不配去概括它。由于比赛中长时间反复受伤且得不到及时的治疗(确切来说是放弃了治疗),苏丽文的左腿有可能终生残疾。我不禁想,若真是这样,她这么做,拼着余下三分之二的生命,就为了这一场比赛、一块铜牌——哪怕它是“无与伦比的”北京奥运会的一块铜牌,值得吗?

肯定有人说值得——绝大多数人都说值得。我实在说不出值不值得,若把我放在她的位置上——在让我经历过她那充斥着那么多艰苦训练与比赛的职业生涯后——我才有资格说吧。苏丽文应该是能做出选择的吧——她已经做出了选择——但是她就不会后悔吗;若是真的残疾了,她就不会为曾做出那个选择而后悔吗?她也不会知道。我不禁又想到了桑兰,98年,年仅17岁的她因上永远离开了体育赛场,离开了她自己原先的人生。她不曾后悔吗?我不知道,但“用微笑和勇气面对命运的打击,她无悔地继续着自己的生活”这种报道就只能算他妈的扯淡了!我不禁又想到了超过自身能力冲击举重冠军而手臂反向折断的张祥森,又想到了更多比赛中一个又一个失去生命的选手——他们已经没有权利去后悔。我不禁又想到了开幕式彩排中不慎摔下高位截瘫的《丝路》的女主角——“在开幕式工作期间表现突出、任劳任怨、不怕苦、不怕累,始终把‘祖国利益高于一切’放在心上。”——这就是她用下半身和下半生换来的评价。或许我不够“高尚”,或许我不够“有觉悟”,或许我没有足够的“奉献精神”,但总之,换作是我,我觉得冤。我替她觉得冤。我不禁又想到了22号在鸟巢看比赛时险些猝死的竞走运动员,还有两年前在马拉松锦标赛上失去生命的大学生运动员。我不禁又想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有的早已超出了体育的范畴。他们中有的人是自己选择而有的人没有选择,但我实在不能说这种现状就是“好的”,我更不明白为什么要鼓励这种精神?接着我不禁又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刘翔。最早在网易上看到报道说刘翔退赛距今已约十天了,但网上的滔滔不绝的评论和着主流报道却让我感觉悲哀。

对,悲哀,一个鲁迅先生常用的词。

首先是网上的评论,以下是随手在网上搜的(从下往上看):

买了一亿的保险居然不要,你说是不是有鬼吗 – 游客

00:01

刘翔演技太烂了,“搞个假摔”用国旗把你发下 – 游客

00:01

敢于面对失败才是MAN逃避鄙视你,逃的过今天逃不过以后,太懦 – 游客

00:03

他在面对世界上最好的运动员时选择逃跑,永远不能原谅他 – 随风小子

00:03

骂他的都是能看清楚是非的人,不象你个傻逼。站出来你又能怎么着? – 游客

00:04

请大家不要乱讲。 反过来讲,如果没有刘翔昨日的成功,你们还会这么说吗? 说到底他也是好样的。 – 游客

00:04

刘翔是垃圾 – 游客

大致是开骂的。分几类:一类是说他辜负了大家对他的期望;一类是说他那我们纳税人的钱训练就应该好好比赛;还有一类是单纯的问候列祖列宗的——可能是前二者太过激动后合并取交集的产物。同样,对于这个问题,我仍觉得我们没有权利评论——我没有评论这件事;我评论的是对这件事的评论这另外一件事。首先刘翔是有权利选择退赛的:我国一个号称法治的国家,根据劳动法刘翔受伤是可以请假不参与工作的。其次就是,“大家的期望”算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他就要牺牲自己来满足大家的期望,不,欲望啊?若是刘翔不曾夺冠大家还会有这期望吗?那为什么对于四年前没有现在依然没有夺冠的史冬鹏大家却这么宽容呢?纳税人的钱这件事,刘翔代言广告的收入远超过他所向国家索取的,而这收入有一半要交还给国家——如此说来刘翔其实还为“大家”挣了钱,是不是说“大家”还欠着刘翔什么东西,因而“大家”哪天阑尾炎了不能请假去医院还必须要工作因为不能“辜负了刘翔对大家的期望”?我不信也不想信这种狗屁逻辑。然而有人信,不是他们创造出这种荒谬逻辑而是他们不过脑子就去信。网易的评论系统对每一条评论每个人都可以“支持”,“支持”数越多的评论越被排在上方——这相当于是一种投票。然而我不经意中却发现,代表两派观点的评论“支持”数的总和大体相当于刘翔退赛报道的总浏览量的1.5倍。这意味着什么,尽可不言而喻了。

主流报道却让我再次大跌眼镜:“新华网评:刘翔因伤退赛依然是英雄”,“北京晚报:请为我们的英雄欢呼”。我只是想说,为什么不是人人唾弃的贱人就一定要是英雄?他的确曾取得过骄人的成绩——四年前称他为英雄我不会反对,但今年,他有苏丽文“英雄”吗?他有勇夺射箭金牌的张娟娟“英雄”吗?这样的报道一出现,又有一批人的观点就变成了这个。两种截然相反却同样荒谬的观点得到的大量支持,暴露出的是“大家”的不经思考就相信。这才是真正的悲哀之处。而“经过思考再接受信息”的人却又集体失声了。这让我不禁又想到了一些词,仍是鲁迅先生的词:麻木,茶余饭后的谈资,中国人看杀头……

呜呼!我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我至现在才明白——鲁迅先生只怕是还不能瞑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