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Alert 3

红警系列恐怕是不少人而是的玩伴吧。。又有几个人了解RA其实是科幻游戏呢?

RAI和RAII的世界观架构已经堪称经典了,这次RAIII更绝,直接架空历史。这段视频是片头,也就是游戏背景介绍,英文对白,有兴趣可以自己看看。译成中文大致是这样的:

CC:总理他人已经不见了…
K:正是,那懦夫已经逃命去了。苏联已经走到绝命关头了,同志。
C:所以我们才要赶紧。长官,求你了,快进来。
K:这是什么?逃生秘道?
C:不,长官。12个月前,我受命负责一个最高机密项目。
K:不管这是什么玩意,我们都已经太迟了。
C:恕我直言,将军,你错了。请!
C:看吧,长官,时间站在我们一边。
Z:不…不不不这还没准备好!它还没经过测试!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它能不能用!
K:什么能不能用?
Z:我的…时间机器。
C:你去设好这些坐标
Z:不…求您了,求您了!
C:现在就去!
Z:首长,别!别!别,求您了,别。
Z:别,别……
C:进去!
Z:好吧。
K: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C:来啊将军同志,一个新的世界秩序等着我们。来吧!

Z:不不!什么也别碰!我们不能做任何扰乱时空连续性的事情
K:我们这是在哪?
C:布鲁塞尔,1927年。
K:1927?
C:索尔维国际物理学会议。
Z:那难不成是爱因斯坦?
C:没错,博士,就是那个人造就了我们敌人的科技优势,就是那个人令他们…立于不败之地。
Z:您想要做什么?
E:先生们有何贵干?
C:幸会博士!
Z:不!!!!!
(可怜的爱因斯坦消失了。。)
#^$&^@#^#$%^@^%$

K:我不明白。
Z:我们刚刚更动了过去并改变了现在…
D:啊,真高兴见到您,首长,我拿到您要的前线报告了。
K:谢谢你,有什么情况?
D:抱歉将军同志,我是在跟切尔登科总理说话。
D:报告首长,同盟国溃不成军,很快西欧就会是我们的了。
C:将军,你听见了吗?我们的敌人被击败了!
D:请等一下,首长,我刚接获来自北方基地的一则急电。
-:他们进攻了!他们数量庞大!我们必须撤退!
D:谁在进攻?
Y:帝国的战争机器已经隆隆开动了。不要对不可避免的失败做无谓的挣扎,凡是阻挠我们实践天命的人都将被历史的铁蹄所踏过。你们将向我们臣服,否则你们将不复存在。
D:首长,看样子帝国发动了全面攻击!
K:什么帝国?
D:当然是旭日帝国了。
Z:我们现在有了两个死敌?
K:我们必须动用核武器!把他们全部歼灭!
D:您在说什么,将军?
K:我们的核武器呢?我们的原子弹!
Z:难道您不明白吗?!没有了爱因斯坦,就没有了核武器,因为我们改变了时空的连续性!噢……天晓得我们创造了些什么噩梦出来。

我现在对玩这游戏估计是提不起兴趣了,不过看这种世界观的架设我就觉得很有兴趣,或许是由于现在以科幻为背景的游戏太少了吧。

Advertisements

嗯,只是想说点什么。。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过space了。。本着这个也要更新一下。。

最近有很多人跟我嚷嚷说很忙。也是,学生会竞选,各种社团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还有期中考试、SAT、IBT,模拟联合国等等,该忙的人可有得忙了。突然发现自己理应挺忙的,结果还坐在这里写日志,差不多就是氯化亚砜喝多了才有的行为。不过鉴于最近的确喝多了氯化亚砜,我还是决定继续写完。

慢慢说吧,其实从国庆参加迷笛以来就没有过实质性的更新。

科幻社批下来以后一直没有进行第一次活动,海报也没有撤,基本上是停滞了。这倒不是有意而为之,有不少客观原因吧,其一就是和学代会冲突了。那天在操场上马秉突然跑过来,兴高采烈地对我说,我把你食堂那个海报盖了啊,没意见吧。。然后一溜烟就跑了。。先斩后奏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后来在班里突然接到张芳的电话,说海报别用背胶的,毁墙,接着完全无视我关于那海报根本不是背胶的解释把我训了一顿再很宽容的跟我说没关系原先我没说清楚你以后注意一定别用背胶的了。。。挂掉电话就有人找我说能不能把海报撕掉以便贴学代会的。我说撕吧撕吧随便撕撕下来算你的。。几分钟后就有人跑回来跟我说是背胶的撕不下来。。呃,从这件事中我们得到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印海报的时候一定不能顺手接过店里工作人员热情地送来的双面胶并且用其在贴海报的时候贴在边缘处以致被别人认为是背胶的并且真的撕不下来。很遗憾的是我们总是很难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

丘成桐数学奖,这也是件不小的事。十一的时候接到通知说应该进复赛了于是去翻译论文,后来因为很多原因非但这论文没有翻译出来,论文的内容还进行了改动。。再后来又发生了更多的事情,具体我也不想多说,总之就是拿了个鼓励奖了事。所以这事就算了。。至于邱把这论文送到创新大赛去我是持反对意见的,不过既然现在都进海淀区了,就先做着好了。

科幻社的安排问题,我一直在琢磨,亦在与庞序商讨。不过最好的情况还是能够请到吴岩之类的名家来做个讲座,虽然看来希望渺茫。新一届学生会人选对我们来说还是很有利的。李佳潞当选校报主编,很好;团刊这边基本不用考虑,庞序搞定好了;电视台是林欣,也好沟通,再加上还有马舸;社团联合部是仲添,嗯,没白推荐。。其它都没什么太大关系,必要的话和文艺或许可以有合作吧。说到团刊,这个栏目名称问题实在是雷倒一片啊,呵呵,我的就叫幻闻好了。

科协的事最近彻底没有过问了,不过仍感觉有些可惜。这样一个项目,即便什么都做不出来也可以当时找到一个理由督促我好好学编程……项目没有批下来,除了科协的傻×外,我这里准备不够充分也是现实。这件事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田畅的。。我不把这事当回事就算了,还拖一个人下水,唉。但有时候就是这样吧。。回头还是联系一下好。

翱翔这里也是暂时没有什么消息,可能是因为拟南芥都还没长好吧。或者就是出了什么小问题。。总之不是很顺利。抓紧时间慢慢学,修炼内功吧。。先把Arabidopsis和Gene VIII看完好了。这方面我总感觉和唐韵之类的人比起来效率低的惊人。。其中后也要联系一下。

然后就是近一个星期的事了。报了化学实验,因而就认识了尤梦非。。鉴于某些小盆友们不太喜欢这位小盆友,我就不多说了。。化学实验课有些无聊,前两天做提纯粗盐(不是初三那种提纯。。),没多大意思。。不过了解到一些“内幕”:现在上课让提取的粗盐都不是真的粗盐,而是曹葵在加碘精盐里加钾离子、硫酸根、镁离子还有砂石后人工混成的。。汗了吧。。最汗的是他根本就没混匀。。

化学实验课没什么意思,不过分到了实验台。我和晓霖便决定自己做一点实验。

买了些药品(注意有高氯酸哦):

这个高氯酸是这么买到的:
“有硫酸吗?”“不卖,危险品易制毒。”“有盐酸吗?”“不卖,腐蚀性要登记”“有硝酸吗?”“不卖,强酸要登记。”“妈的那有高氯酸么?”“48一瓶”。。。

第一天做了一个试验性质的微量实验,在表面皿上做的。高氯酸催化生成乙酸乙酯。相当有效果,两滴管高氯酸,乙醇和乙酸各一滴管。几分钟的时间,不经加热,直接就生成乙酸乙酯,且有很浓很明显的味道。有视频不过鉴于看不出什么就算了。。贴几张图片:


打开高氯酸

取出草酸

不反应

反应后生成块状结晶。。目前不知道是什么。。

接下来是制乙酸乙酯的实验视频:

 
 

视频到后来没有了,是因为我们愿意为失败了。但是后来在把表面皿内的试剂倒入水池的时候却闻到一股很强的酯味。

然后则是惊心动魄的用冰乙酸和氯化亚砜制乙酰氯的微量实验:  

味道实在不算赏心悦目。。我戴着防毒面具做的。。

另外一件事就是,昨天我剪头发了。其实,当那个理发师第一剪刀剪下去的时候我就决定不再看了。。果真今天连续遭鄙。基本上是所有人。。只有谦说还可以,不过我觉得估计是学马圣的副作用。。。算了算了,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过剪掉的头发乃身外之物,不管了。。。

!!!!肏!!!!还没写完高氯酸的视频就被和谐了。。。我们G-F*W神通广大啊。。补一个没有敏感关键词的视频。原来那个留着以作见证。。

靠×10^10^10!!!又被和谐了。。。youtube你个鸡肋。。。算了回头想办法吧。

刚刚看了凯老师的nest,又重新开始更新了。令我惊讶的是他决定开始科幻写作,更令我惊讶的是他上的是吴岩的科幻写作班。。。我当即决定周六去听一下,同时可能的话顺便问问能不能让吴大先生来我校讲一讲。。。和凯老师聊天聊了好多好多东西,蓦的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初中的时候,我们一群10班人,围在凯老师身边,说说笑笑,笑笑说说……

呵呵说了这么多,晚上又少做了好多事。不过我也不曾想过不把这些写出来还能做什么。。


古体词一首

凤头钗·政治课

西元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旬心戚适逢政治哲学课感慨良深作此词兼怀志新

幻灯过 答案落
运动绝对唯心错
荀子曰 圣经道
淫经锯典 如屎相告
靠 靠 靠

马列龌 哲学龊
毛某思想永不惑
十年劫 八九闹
欣闻联播 仁民日曝
操 操 操


MIDI,很好

这是今年迷笛最早的宣传片。后来一波三折改了四次才成功举行。

昨天去了迷笛音乐学校,很好,很好。具体回头再说,还要补作业。。明年我一定还去。

这首歌叫《08年我们结婚》,是写给一对新人的。他们原定5.1在midi结婚,后来随着迷笛易时易址,10.1时终于在迷笛举办了婚礼。祝福他们。昨天还有一件事,CMCB主唱在现场向相恋了五年的女友求婚,明年五一在迷笛结婚。也祝福他们。

这些人都很友善,真的,没有什么难接触的。相反,我觉得好像到了一个乌托邦一样,难怪5.1的音乐节叫“重返乌托邦”。

放几张照片:

 

上面的是痛仰乐队。《哪里有压迫》就是他们的歌。

这张是丹麦的Summerhill夏之天香,不是摇滚乐队,是流行的。主唱声音非常好听,长得也挺好看的。只可惜还没出专辑。

这个是虞洋,也就是铁风筝。

这个是,呵呵,周雪初。。

“身材不错,绝逼的;跳得不错,绝逼的;身材不错,。。。”“lumerick”

呵呵这几天太有意思了,不说了补作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