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金鑫:我在BGI-Shenzhen的两年

凌晨3点的北山道终于渐渐安静下来,热带风暴带来的雨水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此刻路灯映照下的地面已然不见水迹。不时仍然有马达轰鸣的声音传来,提醒着未眠的人们不远处就是南中国最大的集装箱码头。空调嗡嗡的运转了一整夜,和紧闭的房门一起把闷热和潮湿锁在门外。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酷热中鸟儿们也不会那么早起,是个好时候安静的回忆。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做什么呢?是结束一天的工作,晒着月亮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还是刚刚和伙伴们用麦记虾粥补充好了能量准备回办公室再战几个小时,或者干脆准备干到有早餐的时候,吃过再回去睡觉?琴姐姐他们肯定还在514纠结着Meta的不知第几个last week;曹爷抗不住了刚爬在桌上睡了会;Liyr同志应该在放着热血动漫的主题曲鼓舞士气;小强在后台远程指挥;小罗还是个“黑户”被学校折腾的够呛,在一边补实验报告一边折腾novel sequence;龙哥在不停的画图改图;广宇那边结果又更新了;陈老板又在怂恿他来把war3;hc在皱着眉头写程序,不时吐槽一下龙哥和曹爷;cyu拎着毛巾被刚从会议室补觉回来;柏闻又弄来了新鲜玩意;叶老冲进来咆哮问是谁又快把机器跑死了……
不经历过的人真的无法理解当时这群人有多么疯狂,即便是现在,我只要想一想都觉得热血沸腾。如今,小强单飞,广宇北上,小罗和柏闻即将去香港深造,麦记老板娘也感叹,“你们不来我们现在很早就打烊了”,不知她还记不记得当年那个爱捞牛肉的陈老板了。留下的同志们多少都有点郁闷,“胜景不复有,激情难再现”,此情此景恐怕只可追忆了。说什么好呢,说什么好呢,我是该不要再纠结,还是不要再纠结呢。。不过最近为了对付在欧洲肆虐的有毒大肠杆菌,在琴姐姐的带领下微生物的同志们三天三夜时间拿下了整个基因组,wx姐姐在围脖上转述他兴奋的话说“这让我觉得华大还是有希望的!”。规模大了,策略变了,或许是我们需要去适应和跟上新的脚步,可每个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老华大心中燃烧着的火焰是永远不会熄灭的吧。
这两年来多来,我最先从打杂的干起,在yr、hc的指导下打下了搞基因组研究的基本功,之后慢慢有机会成为项目负责人,逐渐培养了全局观,自己开始带人之后一点点的学到了怎样组织和管理一个团队,在和其他部门及客户沟通的过程中开始理解了如何有效的更人交流,如何协调各方利益,如何做事,如何做人。现在我手头上的是疾病基因组最前沿的项目,有能力偶尔帮yr同志审一两篇2、3分的基因组学文章,自己有1篇一作、数篇署名文章,可以基本无障碍的和鬼佬交流相关的学术问题,一手带起来的团队有20多人,已经可以在没有我干预的情况下顺利运转。两年前的我一定想不到今天自己可以有这样的成长,可以说,是华大给了我机会、成就了今天的我,是华大前辈和伙伴们的信任与鼓励让我不断的超越自我。话又说回来,这样的人在华大一抓一大把,这点成绩实在拿不出手炫耀,我把它们写下来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路标,当多年后回首,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成长和前进的步伐。
这一路走来,还必须感谢一个人,你让我的这2年与之前22年的生命完全不同。我曾经想象过理想女人的种种,但我从来没想到能遇到这么完美的你。美丽、善良、勤奋、上进,又知书达理、冰雪聪明,要不是怕你太骄傲,真是想把所有美好的词儿都用在你身上。你的优点我都喜欢,你的小缺点我都能接受,这就是真正的完美吧!记得每一次获得小小成就时的欢笑,记得失意时相拥而泣的场面,记得每一个拥抱的甜蜜,记得每一场促膝长谈后心中的温暖。你的理解令我坚强,你的泪水让我成熟,你的信任使我勇敢。感谢爱情,让我的生命变得如此精彩。My girl,每当看到你漾开的笑容,我都会充满奋斗的欲望和力量,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同时也感谢一直以来关心和支持我的朋友们,曾经无数个艰难的时刻,都是你们给了我希望和力量。你们好么,什么时候能再问上一声“好久不见”?
也许很快,我将迎来生命中的又一次转折,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我只是想走得更远,看到更多风景。祝自己好运,祝大家好运!
天亮了,晚安。
 
PUBLICATIONS
# Equal first-author
1. Li R, Li Y, Zheng H, Luo R, … , Jin X, … , et al. Building the sequence map of the human pan-genome. Nat Biotechnol (2009) vol. 28 (1) pp. 57-63
2. Yi X, Liang Y, Huerta-Sanchez E, #Jin X, … , et al. Sequencing of 50 Human Exomes Reveals Adaptation to High Altitude. Science (2010) vol. 329 (5987) pp. 75-78
3. Li Y, Vinckenbosch N, Tian G, Huerta-Sanchez E, Jiang T, … , Jin X, … , et al. Resequencing of 200 human exomes identifies an excess of low-frequency non-synonymous coding variants. Nature Genetics (2010) pp.
4. Li Y, Zhu J, Tian G, Li N, Li Q, … , Jin X, … , et al. (2010) The DNA Methylome of Human Peripheral Blood Mononuclear Cells. PLoS Biol 8(11): e1000533. doi:10.1371/ journal.pbio.1000533
5. Wang J, Yang X, Xia K, … , Jin X, … , et al. TGM6 identified as a novel causative gene of spinocerebellar ataxias using exome sequencing. Brain (2010) pp. 1-9
6. Shi Y, Li Y, … , Jin X, … , et al. (2011) Exome Sequencing Identifies ZNF644 Mutations in High Myopia. PLoS Genet 7(6): e1002084. doi:10.1371/ journal.pgen.1002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