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隐士XXX…”

存不存在所谓“著名隐士”,这一直令我不解。

隐士即隐居的人,“由于对统治者不满或有厌世思想而住在偏僻地方,不出来做官。”汉语词典如是说。这解释理应是对的,但确切来说应首先是隐居的“士”。《南史·隐逸》:隐者,“须含贞养素,文以艺业。不尔,则与夫樵者在山,何殊异也。”有文化,能被称为“士”的人,才有资格隐居,有资格被称为隐士。而对于隐居,我认为,不仅是对统治者的不满即对官场不满,还应包括对一切名利的不屑。

隐士,似乎总是留下了点什么,因而才被称为隐士的。抒发心情,因而写这些作品,人们于是这么理解。但举陶渊明为例,《桃花源记》这一篇纯粹的说明性质的文章,将脑中的乌托邦详写出来,又是给谁看的?再比如《归去来兮辞》,序写得比文章还长,似乎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怎么隐、为什么而隐?

庄子,也被看作是隐士,因为他不做官,亦居无定所。但从他洋洋洒洒的著作来看,他是想给这世界留下点什么的,他还是想去改变这个世界。所以,人们说,他的“内心深处充满着对当时世态的悲愤与绝望”。我却觉得,有着这样的内心,只能算是一个卧薪尝胆的战士抑或是一个sóng人——总之不配“隐士”这一称号。隐士不会对这俗人的世界有任何情感。

所谓著名隐士,大都是这样的。

记得各种书上总是说,历朝历代皆有隐士,比如,微子、箕子,四皓,乃至陶渊明、唐伯虎、黄宗羲等等。我却总觉得,历朝历代皆有隐士不假,称后面的人为隐士却有待商榷。真正的隐,是一种“我即万物、我即自然;心已隐,身自隐”的心境。淡泊名利只是表象,他们淡泊的是心外的一切——真正的隐士活在自己心中。隐士们出生时都不是隐士,绝大多是在满腔热血被冷酷的社会冻住后选择归隐。因而我并不认为这经历决定了是否是隐士,而是认为无论经历什么在成为隐士后心中就不会想着心外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经历和自己的“隐”。作为一个“后人”,我们又是如何知道隐士的“隐”的?没错,前人的文章。但所谓“前人”又如何知道他们的“隐”?如此只可能是从这“隐士”本人得到的,或是口述、或是笔录。作为一名“隐士”,怀抱着一种超然于世界的心境,心中所想绝不会和这花花世界有什么联系,又怎会将自己“隐”的一切像当今我们写blog一样娓娓道来呢?

自己不说出来,别人自不会知道。因而我觉得隐士是不能也不应被知悉的——我们所知悉的也不是切不可能是隐士。同样,隐士也不应是值得学习的,那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选择,不所谓高尚与否。

有人说,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我只觉得,关键不在地理位置,隐于心才是真正的隐。而至于某些人号称的“大隐隐于朝”,只能算是一种诡辩了。

总之,“著名隐士”的问题出在这词语其本身。

因为隐者不著名,著名者非隐士。


2 Comments on ““著名隐士XXX…””

  1. says:

    不大懂

  2. 天珺 says:

    我怎么记得某个高中以来教过我的语文老师也有过此等言论?说明阿柏你的思想水平有进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