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海洋 连载002

三、婴儿

银色男人消失之后,妈妈才像是忽然返回了现实,想起来关照我。
她这次分娩产出了四个孩子,仅我存活。在妈妈眼中,我是一个小个儿的男婴。我周身发白,没有片鳞。这使人类的孩子与大部分鱼类区别开来。
但等我长大一些,肤色会变成不可思议的粉红色,鳞甲也会在菜些部位悄然生出。当我游动时,身躯会奇妙地与散射红光的海水融为一体,以帮助我避开凶猛天敌比如大海鼠和吊睛鲼的偷袭。不过,这是我以后才会懂得的事情。
这时,我只是很不安分,着急地在鲸皮袋囊中挣动,大哭大闹。这是因为饥饿,也是因为委屈。内疚的妈妈急忙把我搂抱出来。
在她凉爽的怀抱中,我挣扎着寻找一样东西。
这证明了我智力的正常。妈妈因而感到了宽心。
年轻的女人温柔地把身体凑近我的面部,甜美地闭上眼睛。在咸苦辛涩的海水中,我难得地闻到了一股让人眩晕的美好气息,它在我的体内激起一股热辣的血潮。我一口咬上妈妈尖细硬朗的奶头,并且故意用了很大的力气。她疼得一哆嗦,却把那两瓣稚嫩的花朵往我嘴里更深地送去。
我吃奶的节奏均匀有致,呼吸也顺畅得体。妈妈想必觉察到了这一点,因而露出了幸福的笑意。
这时,她用一只手小心地抱紧我,另一只手轻轻揭起我的耳轮,去找那后面一层褐色的薄膜,那是鳃。许多新生儿没有鳃。他们生下来便窒息而死。有鳃的事实使妈妈又松了一口气。
我美美地吮吸了一阵,心情愉快地把奶头吐了出来。这时,妈妈把我向前托举出去,忽然松开双手,让我直接掉落在红通通的水里。我扑腾了一下。巨大而空虚,是海洋赠予我的有关世界真相的第一件礼物。
人类的孩子在刚出生时都对水充满惧怕,这与其他海洋生物不同。妈妈见状赶忙伸手把我搂起。
但她知道,我很快就会习惯于海洋,依附上海洋。不久,我便会无师自通学会游泳。
这是因为她看到我的手指和脚趾间都长有蹼。有的孩子生下来便没有蹼,他们将夭折。她也看到了,我靠近下腹的部位还生有短促的双鳍,虽不如银色男人的那么茁壮有力,却也简捷清丽,毫不逊色于普通海兽。
水栖人平均每生育三个孩子便有两个是死婴或畸胎。没有人知道这其中的道理。我却幸运地属于那三分之一。
但妈妈仍不敢断定我便能顺利长成。由于疾病和天敌,通常有一半孩子会在童年期死去。
孩子们的优势是发育的速度。深渊中的生物都以极快的速率成长,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因幼年期过长而受到伤害。但我们的寿命也因此非常短促。
不过,人类是具备智力的水兽,甚至在整个海洋生物群中,智力也是最发达的一种。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但这显然是另一个优势。
然而,海洋生态正在发生巨大的变迁,人类总的数量在迅速下降。这是我们自己所察觉不到的事情。
进化的大限正在临近。因为大脑的混乱,人类直到灭绝的那一刻,也感知不到任何亡族之征。    .
“宝贝儿,谁能保证你将来好呢。生下来算是便宜了你。”
这一刻,妈妈就这样慈眉善目地凝视着我,嘴里嘟嘟囔囔个不停。她对每一个孩子都这么絮叨,如同念动咒语。她相信语言的魔力。语言,是人类从陆地上继承下来的遗产之一。
因为我吃奶时那股可爱的倔犟劲儿,妈妈便给我起名叫做“海星”——海洋中一种能够大力吸附在礁盘上的古老棘皮动物。

四、大海鼠

吃了甜甜的乳汁,我不饿了,也困乏了。我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妈妈把我凝视了一阵,也开始迷瞪。
人类在海洋中的睡姿,仍然保持着我们祖先多少年前在陆上时的习惯。我们需要倚靠某种实在的物体,比如洞壁或者礁石,而我此时是依偎在妈妈的怀中。
但是我们再也不会做悠长的美梦。偶尔有梦,也是快速而片断的,没有任何可供回味的连贯情节。我们必须保证一有风吹草动便立即惊醒。
在海洋中,危险比比皆是。
现在,一种危险正在来临。
刚睡一会儿,我和妈妈便被一片响亮的泼泼声惊醒。
妈妈脸上呈现出可怖的神色。那是大海鼠在穿越内波快速游来。妈妈瞪圆眼睛盯住洞口,僵住了不能动弹。
但划水声在附近停息了。
这时,传来了女人的惨叫。附近一个洞穴遭到了袭击,有孩子被大海鼠叼走了。
那个洞穴中乱作一团,惊叫连连。一个可怜的母亲在大声呼叫援兵,而我的妈妈却屏住呼吸,避免发出任何动静。又是惨叫。一定不止一头大海鼠,不止一个孩子受了伤害。
泼泼声又凶险地响了起来,这回是向我们的洞穴靠近。
这时候,我看见妈妈呶起嘴来,发出一串低沉而悠长的哨声。这哨声今后将久久回荡在我的脑海里面,成为幼年时代少数被保存下来的记忆之一。
妈妈在呼唤电鳐。
说时迟,那时快,洞口露出了荧光闪烁的鼠头,一对冷漠的环状眼,对称地嵌在大海鼠的灰色的前额上。像人类一样,从陆地重返海洋的鼠类,具有良好的立体视界,这使它们能够在不同的水层中灵活地搜寻猎物。现在,这双得意洋洋的眼睛正朝妈妈阴险地打量。大海鼠是水栖人的天敌。这个游泳能手,体长达五米。
大海鼠很久没有出现了。但现在它们竟然找上了门来。
这似乎是海洋生态发生巨变的又一个明证,却不能被水栖人加以认识。
退化的我们只知道应付迫在眼前的危机。
妈妈朝洞穴深处一寸寸退缩。她身后的孩子一片惊叫。大海鼠张了张尖嘴,吐出一根暗红的舌头,以及一些人体的残渣。一股腥臭的浊浪涌了过来,盛放食物和婴儿的囊袋晃动不停。在孩子们的惊呼声中,大海鼠一使劲便朝洞里钻人,不料身子却被一块岩礁卡住。它一发力,礁石发出了不祥的咯吱声,纷坠的碎屑在水中迷乱地漂荡不停。
此时,惟一不惊慌的却是我。我毫不明白眼前的情形意味着什么。我挣动着朝前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要去触摸那肉球般的巨大鼠头,嘴角漾起好奇的笑意。
妈妈吓坏了,急忙一把把我塞进鲸鱼皮囊。
勇敢的妈妈用身体挡住孩子们,无畏地面对作狞笑状的鼠脸,发出一阵更加急促的唿哨声。大海鼠怔了一怔。
这时,电鳐嘶嘶叫着及时赶到了。大海鼠抽搐了一下,朝后缩去。洞外波浪翻卷开来。
人类与电鳐结成了盟友,有着共生的关系。在危急的时刻,电鳐前来救助人类,驱逐海中恶魔。
一群精灵般的电鳐包围了三头大海鼠,发起源源不断的攻击。这些扇形的鱼儿身上长满五彩点状斑纹,它们头部的一对镰形白色肉突释放出电流。大海鼠被击中后便痛苦地翻滚扭曲。
男人们也姗姗出现了,加入了战斗,朝大海鼠投出一支支用鲸骨磨制的水矛。
那似乎是我父亲的男人也在其中。妈妈感激地看着他,他却没有注意到妈妈的目光。战斗正酣。
最后,三头大海鼠均受了伤,落荒而逃。
海洋在制造冲突之后,又及时地恢复了平静。水层中弥布着大海鼠的体臭。男人们把食物投向撒欢的电鳐。
但附近的哭声仍在连绵传来,让人心情黯然。隔壁人家有两个孩子被大海鼠咬死了。妈妈没有理会这个,因为不是她的孩子。
这时,我的父亲又腼腆地游了过来。他的腹部有数道新鲜的齿痕,想必是大海鼠的杰作。妈妈迎了上去,仰身在父亲的肚皮下方,伸出舌头轻柔地舔那伤口。男人愉快地闭上双眼,发出低低的呻吟。
然后,他开始抚摸妈妈的后背和前胸。两人哆嗦着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再后来,男人像是得到了满足,影子一般从妈妈身上掉下来,又影子一般游到了远处。
漠漠红光又笼罩着了无际深渊,闪闪的金属碎片重新鬼祟着飞舞起来,熊熊燃烧的水域却是寒霜般沉寂。妈妈用知命的眼神注视着不可逆料的海洋,就像打量着自己的倒影,长叹了一声。
这时,她注意到我圆睁大眼,在朝她静静地观察。我投出一道怪异的深邃目光。妈妈没有见过海洋生物的眼神像是这样的。这令她惊诧莫名。


3 Comments on “红色海洋 连载002”

  1. Morg.Hou says:

    ..你老这么连载我就要上瘾了这红色海洋看着真挺难受的 大概讲述的是一个回到祖先回到海洋回到弱小回到母系的故事吧..让我们思考我们的存在

  2. Bill says:

    那我再连载一篇……其实不是光讲这个的,更多的是讲种族的矛盾与冲突不可调和。

  3. […] 话说很久以前断断续续扫描上传过《红色海洋》前几节(第一、二节,第三、四节,第五、六节,第七、八节),后来好像书就弄丢了。08年6月post了一篇,询问书在谁那里没有回应,4年后的今天在得知该书已绝版后我彻底绝望了。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